广西凭祥市等来势社商贸有限公司(www.9ienglish.com)花胶跟鱼胶有什么区别;纽扣类亲子玩具,享誉全国的钻石批发商,每天上万人从这里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教育培训学校和培,花胶糖水;花胶种类.

骗及五大洲

2021-03-21 12:22

据大公网综合报道,台湾警方16日凌晨陆续释放20名涉诈骗遭马来西亚驱逐出境的台湾疑犯惹来争议。以电信诈骗为主要手段的台湾诈骗集团全球“走透透”,骗及五大洲。继肯尼亚之后,短短5天内,在印尼、马来西亚也传出当地警方逮捕、拘留涉嫌电信诈骗的台湾人,印证台湾的电信诈骗集团已经跨国化、集团化。“立委”高金素梅近日表示:“这些诈骗集团、这么多人在其他地方犯下这些罪行,身为台湾人,我觉得是一种耻辱。”

台南警局3月逮到8名以“网购扣款错误”、“假冒朋友借款”牟利的诈欺集团与将近新台币200万元的赃款、64张人头卡。该集团成员分工包办车手取款、租车、地下汇兑等,警方调查,已有45人受害,金额超过新台币500万元(约合120万港元)。

台东县刑警大队去年花了很多时间,侦破唐姓男子为首的诈骗集团,唐男吸收3名未成年人当车手和跑腿,伪造“台北地方法院地检署监管科”、“台北地检署监管科收据”,向退休公务员和老人诈骗。不过,该团伙日前仅被台东“地方法院”判处一年两个月徒刑。警方气愤地说,被害人眼泪都沾湿了笔录,“判太轻了”。

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副局长梁瑞国上月23日透露,电信诈骗犯罪数字近年来逐年上升,以电话诈骗、网络诈骗、木马及qq诈骗、“猜猜我是谁”诈骗等较为猖獗,其中又以台湾人为首的电话诈骗团伙危害最大,他们将设在境外的诈骗窝点由东南亚扩展到欧洲、非洲等地,但主要对象仍是大陆港澳居民及海外华人,主要以冒充内地的公检法机关,通过国际网络电话、改号软件等,以电话欠费、邮件涉毒品、牵涉官司等手段进行诈骗。

如今,以台湾籍犯罪分子为核心、包含各地各国成员的犯罪团伙,所选择的海外“死角”经历了香港-泰国-斯里兰卡-肯尼亚这种由近及远、由华人较多地区到华人较少地区的曲折转变。

新闻稿指出,两岸关系错综复杂,“法务部”是“单轨多点”下的联系窗口,犯罪情资交换、合作协查、共同侦办、交付证据等,皆需经两岸讨论协商才能进行。而正当“法务部”积极与陆方联络时,徐永明等人不分青红皂白强要当局救人,还没谈出结论,人就送回来了,相关事证全在陆方,“法务部”与刑事局都尚未取得,只好先放人再继续蒐证。“法务部”痛批徐永明等人制造对立、激发仇恨,一面要“法务部”向陆方索取证据资料,一面说陆方证据不具证据能力,一面又说这些人没被收押是“法务部”摆烂。这类操弄民粹的作风,只会害惨台湾。

此后,为躲台湾警察扫荡,诈骗集团出走对岸。2004年起,到厦门建立机房,由于福建沿海收得到金门烈屿基地台的信号,歹徒就用“大哥大”打回台湾行骗,后再改以二类电信(没有架设实体线路固网或实体无线基地台,而是向其他业者承租固网来经营电话或网际网路业务)躲避警方查缉,台湾每年有高达40000多人被骗。

其中最核心的秘诀是电信机房。受骗民众接到诈骗集团的电话,都是透过境外架设的网站,层层变造转接而来,而这种关键的机房架设,一定是由台湾人包办,绝不假手外人。

诈骗集团如同打不死的蟑螂。随着网络科技发展,诈骗集团利用最新电信和金融技术,结合不法分子盗取的个人资料犯案,更整合全球签赌网站的赃款洗黑钱功夫,在日本、韩国、斯里兰卡、土耳其等亚洲国家架设机房,甚至远赴欧洲希腊、非洲埃及、肯尼亚、南非,大洋洲斐济、澳洲。就连美洲的美国、加拿大、多明尼加、尼加拉瓜、巴拿马、萨尔瓦多、巴拉圭等国也都有台湾输出的诈骗集团在当地架设电信机房,以跳接方式躲避查缉。

有报道称,去年首5个月香港警方共接获33宗涉假冒内地官员电话骗案举报,其中19宗得逞。所有骗案电话均从香港境外打入,受害者包括退休人士、商人、内地来港留学生等,共损失金额1300万港元。其中有市民收到以中联办名义发出电话留言,回电即被假冒内地公安或检察机关指控其洗黑钱,恐吓他们将钱转至指定内地银行户口,其中3人被骗300万港元。

据悉,台湾电信诈骗历史悠久。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台湾的诈骗集团从风行一时的刮刮乐、六合彩等“中奖”诈骗起家,随后由于电话普及,转以“亲情”诈骗,比如歹徒谎称被害人子女被绑,要求付款赎人等话术。诈骗集团每年犯罪所得从数十亿元到数百亿元,让很多家庭破财还难消灾。

台湾骗徒的奸巧,甚至家族经营模式,让外国人难以打入核心,在全球经济不景气下,俨然成为独步全球的另类台湾“奇迹”。

此外另一核心秘诀是培植“车手头”。为了安全起见,骗徒不会在大陆提领,而会在第一时间指示在台车手组拿“银联卡”疯狂领钱,车手汇兑、吸收和控制都是学问,加上两岸地下汇兑猖獗,他国人根本无法偷学。

台湾“立委”、前“中央警察大学”副教授叶毓兰称,台湾的诈骗犯罪,在手法与技术上独步全球,触角及于全世界,害人无数,几乎要成为全民公敌。

随着大陆经济起飞,大陆13亿人口成为诈骗集团新目标,尤其是台客假冒公安、法院、检察院手法在大陆几乎横行无阻。直至两岸在2009年签署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后,联手扫荡诈骗集团,诈骗机房才开始从大陆转移到菲律宾、印尼等东南亚国家。

据中通社报道,对于时代力量若干“立委”质疑台湾当局释放疑犯的行为,“法务部”16日深夜发出题为《自己错了还怪人》新闻稿,指徐永明等人一听到大陆要办台湾疑犯,不分青红皂白强要台当局救人,见民众一片骂声,又把责任推给“法务部”,自己错了还怪人。

近年各国破获大型电信诈骗集团,从大陆、东南亚到非洲,几乎都有台湾人涉案,且其核心人物都是台湾人,五成以上集中在20岁到29岁,其次是30岁到39岁。据粗略统计,目前台湾有近10万人以从事电信诈骗犯罪为生。

接着,拜移动电话所赐,“王八卡”(盗取他人证件办理的行动电话卡)满天飞,诈骗集团开始“活跃”于全台。2000年后,假冒网购和电视购物的电信诈骗模式蹿升到岛内诈骗案发案率第一位。再之后,假冒公务机关的诈骗案件逐渐抬头,2009年台湾警方破获两个假冒侦办陈水扁家族洗黑钱案“特侦组”的诈骗集团,其不法所得逾新台币3亿元。

因为电信诈骗是使用经过多个不同国家的服务器,拨打语音电话,或者以发文字简讯的方式进行诈骗,因此犯罪集团经常在不同国家游走,以减低被查到发送地点的可能性。分析也认为,电信诈骗需要电脑及通信人才,在这方面,台湾比大陆更容易找到这些人才。

据悉,这类“死角诈骗”有编造“非洲土地神话”、专门诈骗农村贫困人口和老年人的,亦有打“宏大工程”、“政府项目”,引诱大型国企、民企甚至外国企业上“合作开发”的,更有把传销推广到坦桑尼亚、肯尼亚,就地赚起当地人用来生存的“黑心钱”。

某台媒报道,家住嘉义市的油漆工刘毓圣等人共组诈骗集团,盗取个资并以“猜猜我是谁”方式假装“亲友”借钱,由于能直呼对方姓名,被害人不疑有他,纷纷汇钱至对方户口。刘嫌等人6个月内得手新台币532万元,受害人遍布台湾。

此外,据bbc分析,台湾“护照”全球140多个国家或地区免签证或落地签证入境,这对经常转换诈骗电话发信基地的台湾诈骗集团而言,在调度人员上非常方便,成为诈骗集团流窜全球的利器。

据《中国时报》报道,台湾警方披露,组成一个电信诈骗集团,必须掌握三种核心技术,分别是:“网络机房”、“call客话术”,以及“提款车手”,此外,还得配合“黑客个资”、“地下洗黑钱”等集团才能顺利运作,诈骗犯罪不是单一犯罪,而是结合金融、科技的复合体。

台湾警方16日凌晨陆续释放20名涉诈骗遭马来西亚驱逐出境的台湾疑犯,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等人批台湾“法务部”失职。“法务部”16日深夜发新闻稿反击,痛责徐永明等人制造对立、激发仇恨,担忧此类操弄民粹的作风只会害惨台湾。新闻稿引来超过6万点阅次数,“部长”罗莹雪17日表示,新闻稿出自她本人之手。